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尾单 >

韩国童装daowafushi:官渡之战后,袁绍还有机会翻身吗?

来源:阿凡提旅行网 时间:2020-06-28 02:06

官渡之战,袁绍败的很惨。他的十万步兵和一万起兵几乎全军覆灭,仅八百骑随袁绍逃回了河北。但是如果要说袁绍在官渡之战后一蹶不振,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了,那也不至于。事实上,袁绍在官渡之战后,仍然还有很强的实力。再纠集一二十万人跟曹操继续打,一点问题都没有。

另一方面,曹操虽然获胜,但与袁绍长达一年多的对峙,几乎耗尽了他的内部资源。从其坑杀河北七万降卒可以看出,当时曹操粮草也很紧张,已经很难养活这些俘虏了;并且曹操谙熟韬略、用兵果决,怎会不知“趁热打铁、兵贵神速”的道理,然而其没能连续发动攻击压制袁绍,正说明了曹操当时的兵力还不足以吃掉河北四州。



先看一下官渡之战之后,曹操和袁绍都干了一些什么事:

公元200年

袁绍于官渡惨败,仓皇逃回河北。随后,曹操在打扫战场的过程中发现了很多自己这边的人写给袁绍的表态信。然而曹操并没有恼怒,而是下令将信件全部焚毁,以安慰本方人心。这件事在很多人看来认为这是曹操大器、豪爽的表现。但其实,曹操并没有现象中的那么豪爽大器。他当时是不敢,也不能搞事后清算。因为袁绍回到河北后,随时都可能再杀回来。曹操没有必要自乱阵脚,给袁绍可乘之机

公元201年

河北多地见袁绍大败,纷纷造反,不过都被袁绍平定了。曹操本打算乘袁绍内乱,南征荆州刘表,以巩固后方。荀彧对曹操说:这个时候我们应该痛打落水狗,进一步的缩小我们与袁绍的差距,没必要去征刘表。于是曹操采纳了荀彧的建议,又在仓亭再次大败了袁绍。然而曹操还是因为粮草问题,又退回了河南。

到了八月,袁绍决心反击曹操,他派刘备到汝南(袁绍老家),去曹操的后方捣乱,以策应自己。曹操当时在仓亭与袁绍对峙,便只派了一员部将去平乱。结果,刘备大胜曹军,逼得曹操只能亲征。最后曹操大胜,刘备南下荆州投了刘表。

公元202年

这一年是曹操与袁绍实力对比的转折年。因为袁绍在邺城,病死了。但是曹操也没有乘机攻河北,因为他也是忙的焦头烂额,情况不比袁绍好多少。

当时刘备在荆州,对曹操威胁很大。曹操派夏侯惇去征刘备,结果被刘备击败。好在刘备当时实力不够,没有进攻曹操,南线暂时稳定住了;另外,马腾在关中策动南匈奴造反,意图一起攻曹。于是曹操让钟繇到马腾处谈判,暂时缓解了西面的压力。

公元203年

袁绍死后河北大乱。他的三个儿子为了争权夺利,打的一脸狗血。曹操于是乘机向河北发动了猛攻,在黎阳城下大破袁谭、袁尚联军。袁谭、袁尚败走,退回邺城。随后曹操大军追到了邺城,曹军将领都提出要乘胜攻打邺城,但郭嘉认为:袁绍生前喜欢这两个儿子,没能决定让谁作继承人。如今他们权力相等,各有党羽辅佐。情况危急,就相互援救;局势稍有缓和,就又会争权夺利。不如我们先向南进取荆州,等待他们兄弟内讧相斗之时,然后再进攻他们,可以一举平定河北

曹操认为郭嘉说的有理,便率军退回。只留了部将贾信驻守黎阳。随后袁氏兄弟果然开始内讧,袁尚攻袁谭,袁谭敌不过,便率部投降了曹操。

公元204年

袁谭投降曹操后,袁尚继续攻他。曹操乘袁氏兄弟内战之机,猛攻袁尚老巢冀州。袁尚带兵回救,被曹操打的大败。随后曹操率军平定了整个冀州,并自任冀州牧,将他的大本营从兖州迁到了冀州。从此之后,冀州的邺城便成为为曹操的政治中心。而汉献帝所在的许都,只留少许官员。

当年年底,曹操攻袁谭,打算将袁氏一族的势力连根拔除。



公元205年

紧接上一年,曹军大败袁谭,攻占青州。袁谭出逃,被曹军追兵杀死。至此,袁氏势力基本肃清。但是袁熙、袁尚乘曹操攻袁谭之机,向北投奔了辽西乌桓。曹操率军讨伐乌桓,不给袁氏喘息之机。

袁绍的外甥,并州刺史高干(前一年投降了曹操)见曹操亲自征讨乌桓,冀州空虚,便扣押曹操任命的官员,派兵屯守壶关口,正式反叛了。曹操没时间打高干,便遣大将乐进、李典进击高干,然而高干拒险而守,曹军不能进。

公元206年

紧接上一年,曹操见高干死守不出,害怕长期对峙会生出事端,便暂缓攻乌桓,亲自率军进攻高干,并大破高干。高干准备逃往荆州投刘表,但被曹操任命的上洛都尉王琰捕杀。至此高干的势力被剿灭,曹操于是平定了并州。

公元207年

这一年,曹操统一了北方。他先是攻破了乌桓与袁尚的联军,接着以逸待劳,坐等辽东土皇帝公孙康将袁尚、袁熙的头颅送上。于是袁氏在河北的势力全部瓦解,袁绍的三个儿子都被弄死。

曹操在班师回朝途中,经过碣石山时,写出了著名的《观沧海》。


从以上叙述可以看出,其实官渡之后,袁绍与曹操的实力对比,仍然是他占有优势。如果袁绍不死,凭他的能力,凭河北四州的实力,袁绍想要坐稳河北,与曹操隔黄河而对峙,其实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如果袁绍再凭借河北的地理优势,以及曹操在河南的地理劣势。再给他三五年的时间休养生息,他还能重头再来。

但问题是,袁绍偏偏就是个脸皮薄的人。官渡一战,打的他傲气全无,其后又再次在仓亭败给了曹操同志。最后一气之下,他就挂了。而袁绍死后,直接就导致了河北四州大乱。给了曹操攻灭河北的机会。

那么,为什么官渡之战后,袁绍却会给人一种把底裤都输光了,难以翻身的错觉呢?

其实,这主要是在官渡之战后,袁绍没过多久就病死了,而他到死都没有摆脱官渡之败对他的阴影。并且他死得也是比较搞笑,按照《三国志》的相关记载,袁绍是得了抑郁症,最后被怄死了。

冀州城邑多叛,绍复击定之。自军败后发病,七年,忧死。——《三国志·袁绍传》

顺便说一句,从袁绍抑郁而死可以看出,这厮成不了大器。看看人家三国的当家人,哪一个不是没脸没皮的流氓?比如说曹操,当年玩张绣的婶婶,结果儿子曹昂、侄子曹安民都挂在了宛城。而曹操这货就跟没事人一样,丝毫看不出他有什么抑郁的表现;还有刘备,一生败仗无数,在徐州下邳,在荆州长坂坡,每逢大败必然抛妻弃子,跑得比兔子都快。然后跟个没事人一样,完全没有打了败仗该有的羞愧心情。这才是真正的枭雄心态啊……


答案是:太有了!但前提是袁绍不能死。

总的来说,官渡之战的意义在于,缩小了袁绍与曹操的实力差距,让袁绍不敢再小瞧曹操这个对手。并且还给袁绍留下了阴影,最终让袁绍因此怄气而死。至于说官渡之战对袁绍的实力影响,这个就跟赤壁之战对于曹操的影响一样。打了大败仗,多多少少都会有点影响。但要说袁绍在官渡把底裤都输光了,输的不能翻身了,那倒也不至于。

最后说说袁绍死后,河北为什么会立刻陷入四分五裂。这是因为袁绍是河南汝南人,他的地盘又在河北冀州。这就导致袁绍的手下谋臣武将分成了两大派:

一派是与袁绍同属河南的士人,包括来自河南颍川的郭图、许攸、辛评、辛毗兄弟、和武将淳于琼等人;

一派是河北冀州的本土士族,包括沮授、田丰、审配以及武将张郃等人;



这两派人在袁绍统治冀州前期,还能和平的相处。但两大集团在政治取向、军事战略和经济利益的冲突,最后却愈演愈烈,最终导致了相互抨击。在官渡之战期间后,这两个地域集团的斗争仍然继续。比如,河北豪族审配当时留守邺城,他就故意找河南派代表许攸的茬,逼得许攸破口大骂,气得叛袁投降了曹操。而河北派的另一个代表张郃因为在乌巢防守上与郭图的意见不合,后者便又向袁绍进谗言,导致张郃畏惧,也临阵投降了曹操。

由以上分析可知,官渡之战,其实曹操赢得很侥幸。他取胜的真正原因是袁绍阵营的河南派与河北派的内斗,而导致的两次关键叛降。而这两大集团的矛盾冲突由来已久,在之后也没有消停。

官渡之战后,两大集团的内斗继续。由于袁绍在立储的问题上优柔寡断,于是两大派也纷纷开始站队,分别辅佐袁谭、袁尚,继续内斗。

袁绍病故后,他两个还算有才干的儿子袁谭和袁尚开始争夺河北地区统治权。河南派的郭图和辛评、辛毗兄弟支持袁谭;河北派的审配以及逢纪支持袁尚。因此袁氏兄弟的内斗,其实也是袁绍帐下两大派的争斗。最终袁氏兄弟被全部铲除,袁绍帐下的两派势力也被曹操一一收拾。

官渡之战被誉为奠基三分格局的三大战役之一,但此战并未破坏袁绍的后方基地。那么官渡之战后,袁绍还有翻身的机会吗?

答案是有,但很难。

不妨从考察官渡之战袁绍部损失情况入手。袁绍的兵力损失八万以上,但战败后冀州多地叛乱,很快又被收服,这说明袁绍的兵源仍然充足。文官有损失,但未伤及根本:袁绍的谋士团只有许攸降曹、沮授被俘杀,其他人都在。武将的损失较大:刘备部借口联合刘表一去不回,颜良、文丑阵亡,张郃、高览投降,帐下名将所剩无几。

从盘面上看,袁绍拥有河北四州,曹操身居四战之地。尽管袁绍缺乏名将,可能导致攻坚能力不足,但以士卒之众和谋臣之智,自守应该不成问题。曹操也一直拖到袁绍去世,其子兄弟阋墙时,才出手解决河北问题。袁绍如果能妥善经营河北,培养人才,几年后再打一次“官渡之战”也不见得没有可能。所以,从纸面实力的分析看,曹操并不能在官渡之战后直接压垮袁绍。

再看看袁绍的自身水平:田丰认为袁绍“貌宽而内忌”,荀彧则说“绍,布衣之雄耳,能聚人而不能用”,曹操评其“志大而智小,色厉而胆薄,忌克而少威,兵多而分画不明,将骄而政令不一”。从以上评语不难发现,袁绍部最大的问题其实是袁绍自己。

首先,袁绍不善于维护团队。袁绍部人员众多,但互相不和:沮授和郭图、审配,审配和郭图、辛评、逢纪,田丰和郭图、审配,逢纪和辛评、郭图都爆发过冲突,矛盾重重。

袁绍的态度基本是放任,如沮授提议挟持汉献帝,袁绍本同意。但后来郭图劝阻,袁绍态度立即反转。又如审配二子在官渡之战被俘,郭图、辛评认为审配将叛,若非逢纪放下私人恩怨力阻,袁绍将废黜审配。总之,袁绍对意见的判断力很差,导致下属难以同心。

(袁绍在电视剧中的形象)

第二,袁绍的政策过于摇摆。袁绍部在汉献帝问题存在极大的分裂,这种分裂状态也影响到了日后对曹的攻略。沮授主张匡扶汉室,郭图认为汉室必衰。两人矛盾的症结在于:沮授忠于汉,郭图无视汉。所以,沮授认为伐曹就是称兵向阙,攻曹只能花时间诱使曹操犯错借口清君侧;郭图则认为汉已失法统,所以曹操无所谓忠臣,故可一鼓作气。

袁绍的态度是晦暗不明。早期袁绍更倾向沮授,但献帝东迁时又倒向郭图。待曹操挟天子,袁绍又倾向沮授。抢夺朝廷失败,袁术献帝号后,袁绍又想称帝,又偏向郭图。但袁绍部下深知袁术称帝后众叛亲离的惨状,于是团结一致表示反对,袁绍由是放弃自立。而官渡之战袁绍听信郭图,却又带上沮授。袁绍的摇摆撕裂了团队,其决策毫无系统性可言。

第三,袁绍部内派系分立。袁绍早早就把俩儿子和外甥外放,分管三州,幼子留冀州。于是四人在各地自成派系。袁绍更爱幼子,但生前未能立嗣。这样僚臣就会根据自身利益站队。果然袁绍一死,袁家内斗。袁绍部的稳定性之差可见一斑,纵使袁绍长寿,晚年同样存在极大的内耗隐患。

袁绍的三个硬伤若无法妥善解决,相对于黄河对岸上下一心、智足将广的曹操,恐怕日后还要继续吃亏,翻身几无可能。此所谓主帅无能,累死三军。

参考文献

[晋]陈寿.《三国志》

[宋]范晔.《后汉书》

从形势上看,袁绍当然是有机会的。

建安五年(200年)的官渡之战,虽然说是以曹操一方胜利而告终,实际上,曹操的胜利也只能是以“惨胜”而告终。

【官渡之战示意图】

袁绍退回河北之后,曹操也无力追击,扩大战果,可见,曹操的军力也十分疲惫。

其次,河北有若干县城听闻袁绍吃了败仗后,便宣布投靠许都(曹操),结果因为曹操军无力渡河助战,这些县城反被袁绍一个个“吃”了回去。

《三国志·武帝纪》:(袁)绍归,复收散卒,攻定诸叛郡县。

第三,刘备盘踞汝南,仍然是曹操的后患。

按照袁宏《后汉纪》的记载,建安五年官渡之战结束后(十月后结束),刘备还在汝南坚持抗翠羽戏乾隆击曹操达一年之久:一直到次年(201年)十一月,曹操才亲自把刘备击败,赶出汝南,刘备投奔荆州刘表。

袁宏《后汉纪·卷29》:(建安六年,201年)冬十一月,曹操征刘备。备奔刘表,屯新野。

从史实上看,袁绍身体垮了,无力回天。

不论是《三国志》还是《后汉书》,两篇《袁绍传》都提到了这样一个事实,就是,袁绍在官渡败北之后,返回河北,身体就不如从前,长期抱病在床。

如此看来,袁绍收复背叛的县城,也是靠其他心腹将领的能力来实现的。他本人已经无力出征了。

建安七年(202年)夏,袁绍终于撒手人寰,呕血身故。

袁绍在这一年半的时间里,身体不行,所以根本无力再组织起一次讨伐曹操的战役,他的实力仍然与曹操不相上下,曹操在这段时间里,除了击败刘备,控制汝南之后,也只是在正月进军官渡,观望河北局势。

等到袁绍病死后,曹操才趁机讨伐袁尚、袁谭,结果也没有占到太大便宜,只能接受郭嘉的建议,先撤退,坐视袁尚兄弟内斗。

这一次,让郭嘉算准了。

韩国童装daowafushi

相关新闻

最后更新

热门新闻